陈宝国谈《老酒馆》: “往前三年,往后三年,我最喜欢陈怀海”

剧库吧明星八卦人气:1183时间:2020-05-18 22:11:34

很难想象,此刻坐在面前谈笑风生的好脾气先生,是曾包揽飞天奖、金鹰奖、白玉兰奖大满贯的国家一级演员陈宝国。比约定采访时间早到了两个小时的他靠着沙发,安静地等待采访开始。尽管已经经过了好几轮的媒体访谈,脸上难掩些许疲态,陈宝国依然耐心地回答每一个问题。的确,饰演过十余位帝王的陈宝国看起来不怒而威,天然有种王者般的霸气,然而真正接触起来却并非完全如想象中那般不苟言笑,甚至还有点反差萌,时不时以他特有的冷幽默化解谈话中间歇出现的冷场和尴尬,并且金句频出,冷不丁抖个包袱,让人忍俊不禁。

陈宝国身上或多或少带有出生地北京这座城市的气质,既有皇城根下滋养出来的桀骜不驯、洒脱不羁,也有国际大都市赋予的兼容并包,大气豪爽。虽然已过耳顺之年,陈宝国却从未褪去少年的意气飞扬。1982年《赤橙黄绿青蓝紫》中的叛逆青年刘思佳一度风靡大江南北,陈宝国也因此被冠以“冷面小生”的美誉,少年得志的他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和自省:“车不能老在一条路上跑,这样艺术生命是不会长久的。”于是他推掉了《四世同堂》中大少爷祁瑞宣的角色,出人意料地选择了电影《神鞭》中的天津卫混混“玻璃花”这一离经叛道,惊世骇俗的配角:“在那个年代不会再有这种类型的角色,它会带给你无限的自信,自信感对演员来说是无限重要的。”

而2001年《大宅门》白景琦的横空出世,则直接将陈宝国的事业推上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他本人也承认《大宅门》是自己的一次转身,是演艺生涯划分为上下半场的一个分水岭。接下来继续在荧幕中大放异彩走向神坛的是一个个风流千古的帝王形象,从早期初露锋芒的《武则天》中懦弱文气、暗弱无断的唐高宗李治,到声名鹊起的《汉武大帝》中雄才伟略、气吞山河的一代霸主汉武帝刘彻,再到豆瓣评分高达9.7的历史剧巅峰之作《大明王朝1566》中深谙权术、至阴至柔的嘉靖帝朱厚熜,陈宝国凭借这些角色厚度极深、表演难度极大的帝王形象坐稳了中国历史剧的头把交椅。

如果说帝王之路让他在戏如人生中尝到了庙堂之高不胜寒的滋味,那么近十年来的陈宝国在演绎版图上则毅然选择了江湖之远,从深宅大院、皇宫朝堂走向街头巷尾、乡野村落,食尽人间烟火。2011年《茶馆》中的社会底层小人物王利发,《钢铁年代》中正义耿直的炼钢工人尚铁龙,《老农民》中血气方刚的农民牛大胆……几乎集齐“工农兵”等各行各业的小人物,这些聚焦黎民百姓,看似微小却意蕴厚重的角色也再次为陈宝国摘得了包括飞天奖、白玉兰奖在内的各项重量级演技大奖,更加夯实了他国宝级表演艺术家的地位。

目前,由陈宝国领衔主演的年代醇燃大戏《老酒馆》正在北京卫视、广东卫视、腾讯视频热播,这个被他本人誉为“三生有幸”的角色会将继续成为陈宝国演艺生涯中的又一次弯道超车。

陈怀海“正逢其时” “为男人为父为兄弟,仗义二字行天下”

《老酒馆》以大连好汉街的一家山东老酒馆为舞台,将1928至1949年20余年间的中国社会变迁与人文景观,浓缩进一个小小的酒馆中,这里有说书的、讲相声的、当兵的、生意人、手艺人、警察、混混、江洋大盗……形形色色各式各样的角色构成了一幅群像式的人物长廊。在这方舞台上最耀眼的非酒馆掌柜陈怀海莫属。他始终坚持“仁义礼智信”的中华传统美德,待人和善有礼,生意场上诚信厚道,民族危亡之际挺身而出,他是好汉街的主心骨,也是全剧的灵魂人物:“陈怀海的特点,一是接地气,二是风趣幽默,与谁都能相处,关键时刻他又能豁得出命来,中国男人的这股子精神气在他身上尤为明显。”

相较于陈宝国之前气场强大的各类人物形象,《老酒馆》中的陈怀海则更像一个慈祥的长辈,在家中是老父亲,要护着妻小;在酒馆里是掌柜,要操持大小事务;在好汉街是主心骨,要维系和谐的邻里关系。陈怀海是全剧的灵魂人物,他身上一以贯之的“义”让陈宝国尤为钦佩:“为男人为父为兄弟,他都是一个英雄,是仗义二字行天下,能够演这样的一个人物,我真的感到很骄傲。”在灿如星河的人物长廊中,陈怀海这个角色也许不是最特别的,却最能直击陈宝国的心灵:“要说演过的人物也不少,但是最缺的应该是这么一个人,他的身上有很多我们向往,崇拜的东西。往前倒三年,往后推三年,我都最喜欢陈怀海。”

剧中陈怀海历经坎坷,早年在关东山中抬参,山场子水场子里都滚过,好容易保住了命,仇家毁掉了他的家庭,一双儿女走散了,妻子也跟人跑了,最后跟着一帮出生入死的兄弟闯关东到大连开了酒馆。一方小酒馆内三教九流,鱼龙混杂,他得提防地痞无赖的敲诈勒索,还得应对日本人的无理挑衅……诠释这样经历大起大落、大悲大喜的人物并不容易,必须让自己的情绪时刻饱满,当情绪到达顶峰之时,泄洪的唯一方式就是流泪。陈宝国表示,拍这部戏几乎是一场哭戏接着一场,简直是把前半生攒着的眼泪都留到了这部戏:“拍了四十年戏就哭这一把吧!哭戏是人物需要的,也可能是这几年对生命的感悟到这时候了,既是剧本角色要求的,也是借着人物在宣泄情感。”陈宝国在多处场合不止一次地感叹过,陈怀海一角对他来说是“正逢其时”。“我到这个年纪来了这么一个角色,是我的运气。我在生命中所悟到的,都对理解这个人物有帮助,而且在演的过程当中也借着角色表达了一些我对生活,对生命的一种感悟。”

求一“真”字:“演戏没有什么技术,就是用心”

从艺40载,百余部影视剧作品,从龙威燕颔的千古帝王到平凡朴实的平民百姓,甚至不入流的地痞无赖,陈宝国都诠释得出神入化。然而他从不自诩天资过人,每次接到新的角色照例会花上很长的时间和精力去准备,除了对剧本烂熟于心之外,还要翻阅大量关于人物当时所处的年代环境的背景资料。对陈宝国而言,每个角色都是崭新的:“20岁的时候很想表现,到40岁的时候,我就想就要一个真字,演戏没有什么技术,就是演人的内心。”

《老酒馆》是高满堂以记忆中父亲的一爿小店为原型创作的,这条好汉街上五行八作,有茶馆、当铺、药房、点心铺、扎纸铺,这其中就有闯关东下来的父亲开的山东老酒馆。高满堂怀着崇敬的心书写父辈的故事,陈宝国在塑造角色时也肃然起敬:“我是当成我的父亲来演的,跟其他角色会不太一样,内心会多一层崇敬感。”为了完美还原剧本形象,开机前的案头工作就准备了四五个月,陈宝国在心里把角色完整预演了几十遍,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状态都做了精细的设计,拍戏时依旧每天做功课,600多场戏大量的台词,在对戏时已经是完全脱稿。连导演刘江都感叹道:“他是剧组最用功的,每天晚上都会做功课,头一次见男主角在现场是不用带剧本的,这个太厉害了。”

“情浓”是《老酒馆》最显著的特点,陈宝国说这也是剧本打动自己的因素,却让纵横影视行业多年,任何角色都举重若轻的他开始犯难。浓烈的情感要求在拍摄时情绪必须满溢出来,前一刻还是喜笑颜开,下一秒很可能就得热泪纵横,这种状态从开拍持续到杀青,一连几个月几乎都得如此。据说这种长时间体力和精力上的双重消耗让同组饰演老警察的程煜精疲力尽,这位上了年岁的老演员一天的戏拍下来都得扶着墙才能走回屋里,而年纪相仿的陈宝国作为主角的要求则更不消说。从意气风发的壮年到鬓发斑白的老年时期,演尽了陈怀海跨越20余年跌宕起伏、大喜大悲的传奇人生,不难想象这样高强度的戏份和高密度的情绪对于演员提出了多么严苛的高要求,为了保持足够的体力和充沛的精力,陈宝国在剧组的日子每晚回屋都会闭门谢客,拒绝参加任何与拍戏无关的活动,哪怕高满堂上门,只要不是说戏,都只能“到点就走”。

为高满堂“重开酒戒” 与刘江“英雄惜英雄”

“有些人一生难遇喜欢的角色,而我是比较幸运的。”从演迄今拿奖拿到手软,影迷剧迷遍布海内外,陈宝国却始终谦逊低调,感恩人生中每一次机会,“一个演员应该总是努力地想去攀登,想上台阶,但是有时候台阶是很难上的,因为要有人给你提供台阶,也就是所谓的伯乐。”从最初结缘的《钢铁年代》到后来的《大河儿女》、《老农民》、《最后一张签证》、《老中医》,陈宝国与伯乐高满堂一路携手相伴,惺惺相惜,此次《老酒馆》更是高满堂为他量身打造的作品。在作品萌芽阶段,高满堂就曾多次与他联系表达想再次合作的意愿,二人不断沟通,共同打磨角色,一切水到渠成。于陈宝国而言,高满堂亦师亦友:“他有很多观念影响我,是我艺术生涯中的贵人,也是我生命中的贵人,能拍满堂老师的戏,我觉得我很幸运。”

既是《老酒馆》,岂能无酒?为此陈宝国重开十年的酒戒。为了营造更加真实的戏剧效果,很多重场戏都是杜绝“掺假”真枪实弹地喝酒,剧组特意从东北进了200斤小烧,回忆起与谷三妹(秦海璐 饰)斗酒的一场戏差点将自己喝倒,陈宝国连用了三个“没办法”感叹道:“原本是戒了若干年的酒,老酒馆开了酒戒,没办法;还收不住了,没办法;戏好,没办法,就得喝。”

如果说陈宝国与高满堂的合作是君子对弈,那与刘江的首次合作便是英雄惜英雄。同为演员出身的刘江导演自有一套导戏原则,既懂戏也懂得心疼演员,讲戏时二人有着天然的默契,不时迸发出灵感的火花。陈宝国并不避讳自己是那种在现场需要反馈的演员,回忆起过去拍戏时,曾碰到一些完全零互动的剧组,副导演喊完停之后导演监视器屋里鸦雀无声,演员心里没底也没感觉。“这次不一样,我刚拍完一场哭戏,这个场景的门还没走出去,对面导演的关门声已经传出来,下一秒迎面就看到导演挂着泪就向我走来了。”陈宝国坦言,导演给予的这种信心,对演员日积月累的感觉培养太重要了,刘江就是能及时反馈的导演,这无疑给了演员极大的自信和动力。不仅如此,剧中的每一场哭戏,刘江都跟着从头哭到了尾,甚至常常是演员止住了哭,刘江还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持,显然是投入了极其深厚的感情。令陈宝国倍感钦佩的还是刘江对艺术尽善尽美的执著坚持,整个后期也是他亲力亲为,每个镜头反复衡量挑选,无异于三度创作:“冲着这点秉性来说,我俩特别投缘,都是拿戏当命的人。”

半生“戏痴”:“个人生活是最后一块领地”

“名利都是过眼云烟,作为演员只有一个真理,就是用角色说话。”入行至今,从未传过绯闻,没有任何炒作,只给中国荧屏史上留下了一个个珍贵的经典角色,陈宝国从演半生,心无旁骛,将演戏视为自己的终身事业,不愧为“戏痴”。相较于表演话题的侃侃而谈,聊起日常生活,陈宝国明显寡言少语得多。他一向坚持“个人生活是最后一块领地,演员要保持神秘感”,最多分享一下自己的养生之道:“我从不乱吃保健的药,就是日常粗茶淡饭,每天一锅豆粥,早睡早起,这样坚持下来。”还调侃自己“常年吃豆子,现在见了豆子就上瘾”。

谈到业余爱好,与他年龄相仿的演员都玩得有声有色,比如王刚是古玩字画鉴赏圈的个中翘楚,张丰毅自称打了几十年的篮球,座右铭一度为“不打麻将打篮球”。而陈宝国却调侃自己是个“没趣儿的老头”:“我不玩微信不玩微博,也不上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粉丝。”真正痴迷了半辈子的就是演戏,“演戏是我最重要的事情,只要有戏演,只要有活干,对我来说就是挺完美的事儿。”

前不久在《老酒馆》的媒体看片会上,陈宝国满怀深情地向观众喊话:“两千年《大宅门》播之前,我就曾说过,你们等着看好戏!相隔20年,今天《老酒馆》要播了,我还是那一句话,你们等着看好戏吧!”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发邮件至jukuba@qq.com (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

Copyright © 2020 剧库吧 www.jukuba.com